许匆

一直以来毫无例外的,每次我爸煮好面条之后都会急吼吼地催我—“快去吃吧,等一会儿就胀稠了。稠了,稠了!”我觉得有点心烦,在心里默默埋怨着—“那么容易变稠你就不能少放点儿面条么!”。今天我煮了面条,为了防止变稠特意多加了很多水,煮好之后去请他品尝。他坐在电脑前专心得玩着斗地主。我催促道:“赶快吃吧,不然就变稠了!”他嘴上答应着却不见动身。又过了一会儿,我心里暗自得意地故意催他—“快点吃吧,等一会儿就变稠了,稠了!”此时他才起身,我很满足。